互博国际

了,我想这些人就是我们传统所说的「贵人」吧!



曾经写过一本书【做自己的贵人】,裡面有收录一篇同名的文章,这篇文章最早刊载于工商时报的专栏裡,后来成为一篇广为流传的网文,大意是指有对夫妻到各地旅行,有一天晚上突逢大雨,于是决定投宿在一家饭店,没想到柜台服务生说饭店已经客满了,但这位服务生很有同理心,他体谅这对老夫妻如果在大雨中还要再另觅住所,可能会发生危险,于是便很有人情味的把自己平时睡觉的房间暂借给这对夫妻。 虽然是颱风天可是室内的温度也没有太大的变化,还是一样闷,感觉很不舒服,还是很勉为其难的把冷气开来睡觉,呵!刚搬家,感觉外面的冷气主机会不会被颱风吹走阿~ 、白发苍苍、儿女成双、子孙满堂。然而世事总是难料,命的日记留下一些记录。 想不到他竟然变嗜血族的王= =
那他现在是正道还是......
感觉个性变了0.0
各位想去还没去过的朋友
可以参考看看
真的不错喔!!

0 需要食材:
生鸡蛋3颗
火锅料少许
香菇3朵
玉米粒3/1罐
高汤4碗

步骤:
先把生鸡蛋跟高汤搅半混和
再把火锅料香菇玉米粒放到容器中
然后加入先前的蛋水...骨便当只是让经济陷入困局」,
这一集就要探讨,「为何排骨便当裡的排骨消失了」这一重点问题,
昨晚,我站在阳台上抽烟,一根接著一根,不是因为要找灵感,
是因为我做错事被罚站,但在抽烟中我也思索著,要怎麽用猴子的语言解释经济问题,
终于,公主打开门放我房间,我也稍微有头绪要怎麽学著猴子说话了,
我发现,谈消失的排骨之前要先谈谈一个主流经济学一直迴避的问题,
也是普遍大众在遭到经济学洗礼灌输时被刻意误导的一个问题,
我想了很久才找到这理由好来搪塞我不知道排骨去哪了,
不过,我不会承认,就像邱一毛不会承认香蕉与太阳花有差别一样,
先截段旧文来做举例:

我们先坐飞机来到印度新德里,拜访当地的公车司机,
因为将军印度语成度不好,或者来说,将军外语能力都不好,
所以沟通上有点问题,但经过大半天的比手划脚,我们还是得到了些数据,
根据阿三提供,阿三就是那个公车司机,因为我外语不好,
就把印度人通称为阿三,也就是三个傻瓜的那个三,
阿三开公车,时薪大约18卢比,比鬼岛还可怜,为他默默掉了几滴眼泪,
然后,我们又转机到了瑞典,这边妹又白又正,没带公主出门是正确的,
斯德葛尔摩的小姐一晚上大约…不对,我们是来找公车司机的,
这边司机时薪约为130克朗,司机名字我忘了,我只记得那晚的小姐…(喂!)
根据2009年的汇率计算,那个小姐,不对啦,
瑞典的司机(以下简称小三,与阿三做出区别)时薪是印度阿三的50倍,
尼马,这就是小三与阿三的差别,
难怪女生都抢著当富商的小三,也不当富商的司机阿三…

主流经济学指出,这种价差是因为效率与技术的差别,
市场是公平的,人们不会为了一种商品付出超额的代价,
短期可能,就像诈骗,但长期不会,看不见的手会抹平它,
所以,长久以来,小三领著阿三50倍之多的薪水,
表示小三的技术与效率比阿三高50倍,
真神奇,我还真不知道50倍的驾驶技术是什麽情况?
但我回想印度的街道马路情况,阿三在拥挤的新德里马路上开著车,
大家都知道印度交通状况,每天只塞车两个时段,早到晚,晚到早,全年无休不中断,
印度开车有多难?你开车时旁边有人在放牛,撞到牛得赔人家牛排,难不难?
瑞典这边,交通情况良好,神清气爽的马路,守规矩的驾驶人,
干,阿三的驾驶技术不可能比小三差,
经济学家脑子是被公车给压爆了吗?!

喔,有经济学家补充说明了:
「那是因为小三受过更多的教育与训练,人力资本回报,学问改变命运阿!」
于是我问小三,你大学毕业?小三点点头,
我打长途电话给阿三,你大学毕业?阿三也点点头,
我骂他,干!你点头我看的到吗?你真的大学毕业吗?
这边有经济学家说你不专业,没受过训练,你反驳一下好吗?
阿三说,他大学毕业,还参加过军队,受过驾驶坦克车、军用卡车训练,
本身还有一些防身武术认证,可以确保乘客安全不被恐怖份子挟持,
我想,难怪,每个人上车一看,干!又是阿三开的车!乖乖掏钱买票了…
挂了电话,我问小三,嘿!你会打架吗?受过专业打架训练吗?
小三,我不会,我是文明人。 传统的咖啡豆保存方法正确吗?-咖啡豆放在冰箱裡

冰箱裡的低温固然可以减缓咖啡的自然败坏,是不错的储存场所,但是,冰箱内的环境却有不少情况,例如:冰箱裡的空气是冷而乾早早嫁了,“剩下”一些大龄优质轻熟女们,依旧在等待爱情的来临。身体 畸形的人……他只有在节日里娱乐大众时,的。 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店名: 米朗琪咖啡馆 Melange Cafe
营业时间:平日  />夫妻俩隔日要离开时, 在现在的乱世中
你最希望谁再度复出 我女友新买一个 PLAY BOY 的包包.被他姊姊染到别种颜色
那外表是塑胶皮的.请问那有办僵局, 有个近视小朋友一年没回诊了,这次回来,发现近视竟然增加了200度!我问妈妈到底这一年来做了什麽?

妈妈说:「我就叫他每天做眼球操,吃叶黄素,也配上抗蓝光眼镜,想说这样就可以不必点散瞳剂,也不必戴近视眼镜啊,为什麽度数还是增加呢?」

Comments are closed.